德国人好聪明。你看他们有伟大的思想家:歌德…黑格尔…尼采…他们的黑森林也与众不同。好深奥!

德国人和生态环境习习相关。他们很了解生态保育及资源回收的重要性。德国人创建了绿党。

他们非常尊重古老的、有生机的传统。五百多年来,他们一直使用传统方法来酿制啤酒,不用任何的人工味料或防腐剂。

如果我有个德国男友的话,我们会一起和存在主义摔跤。我们会只喝完全有机的啤酒。

***

但德国人也很有艺术气息。柏林一直有吸引过波西米亚的浪漫之客,从克里斯多福・伊舍伍到大卫鲍伊,从妮娜哈根到肯尼迪总统。许多着名人物也在此落脚定居过。

這裏的地下文化新鮮又刺激,有扮裝皇后和夜總會,沙龙和艺术演出,還有通宵的土耳其烤肉。

德国人很宽容又很开放。他们光者身子在公园做日光浴,在电影院看电影喝着啤酒,薯条配着蛋黄酱。他们很累进的。他们的高速公路没有时速限制,只要高兴就好。被德国人叫为Fahrvergnügen也就是开车享受。

德国人很有文化,到处都是博物馆及音乐厅,免学费的大学,以及露天啤酒园。

如果我有个德国男友,天天都会是行为艺术。我们可以去画廊花十五分钟谈达达艺术。我们可以找个音乐合成器来组个新浪潮的乐团,让我们‭“Forever Young”。

***

德国人很性感。他们开放又有深度。他们愿意尝试新的事物,甚至同志市长。

德国人又真实感。他们不需要健身房,他们不需要时尚,他们甚至不需要防臭剂。在他們贏取《歐洲歌唱大賽》后,他們有了自然的自信。

柏林总是有革命性的。每年在劳动节总有暴动:打破阻塞…抵制全球化!无政府主义者好酷。我们在一起多配!

如果我有个德国男友,他将很有政治立场:反种族主义,是环保人士,主张女性生育自主权,是素食主义者。

***

有了这麽多的幻想,我决定去追求我的梦想。所以我买了一张到德国的机票。但在离开加拿大之前,我上网认识了一些德国人,并排定了三个约会。然後我飞去了柏林,和我第一个约会对象见了面。

***

噢,我约的人刚到了。嗯,好,也祝你一片光明…再见。稍等一下。我朋友刚刚跟我提到一个有关加拿大的幻灯片演讲,听起来很棒。我一直梦想着和印第安人一起生活。我们有很多地方可向他们学习。

亚洲的文化总让我倍感亲切。他们比德国人好亲近多了,可爱又粘人…几乎像小孩子一样。

如果你跟随着地球的能量线,你不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即可达到地球的巅峰,像动物一样。你看那个和尚,孤孤单单一个人,跟随着地球的能量线,登上了最高的山崖,然后从那直接升上了天堂。啊,对呀...这种事在泰国大概天天发生吧。

精液应该要自己保留下来,而精神呢,则要完全的从心里散发出来。这样子的高潮才可以长达至少45分钟。哇,真是太棒了。你们亚洲人真是特别不一样。我可以感受到你的光环。你也感受到了吗?

第二号约会

亚洲人的头发真是不得了!光滑细长黑溜溜的头发配上凡赛斯,简直就是幻梦成真!如果又梳成中分或旁分的话,哇塞!你应该留个头发。这样我们才能用你的头发作各种尝试。

去年我去了一个叫蓝与黑的派对。真是帮极了!但最棒的还是这个越南的小可爱。他的皮肤甜蜜蜜的又光滑又软嫩,又有口甜蜜蜜的口音,嗯?我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在厨房工作。他切洋葱的样子,简直就是…比“煮饭大决战”节目里的男孩们厉害,太多太多了!

在柏林的性派对上我总是会遇到一些亚洲人,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航空服务员。但我还是嫌不够多,我想,他们停留的时间大概太短了。有一次我吹了个新加坡可爱男孩的屌。靠,他有够可爱。这时,他的手机突然响了。我继续吹他的鸟,而他和他朋友说着中文或不知什么话。他们搞不好也谈到我,但我不在乎,我吹我的,他讲他的。亚洲人在这里特别吃香。他们数量不多,要把他们搞上手也并不简单。 但我认识的亚洲人,每个都有数不清的爱人。

第三号约会

什么?好,我再跟你联络。妈的。早知道我们就该去香港。那里不会罢工。社会福利更不用谈了。很勤劳的种族,那些亚洲人。给个亚洲人两块钱和十袋米,他两三下就创立一家公司,哇噻!

对了,我在多伦多有个生意伙伴,嗯。他有个印尼的男友。他支付他所有生活费:三餐,学费,房租。对他而言:这是他的真爱。三年后这小子拿到加拿大国籍,二话不说马上和他男友一刀两断。挨刀的还不止是他男友呢!他的变性手术还是由加拿大国家支付的。

我家里空着一间房间。平常呢我就把它租给学生。当然也只租给日本人啦,又干净又准时付房租。最赞的是一年前那一个。家里没炒菜油烟味,安安静静的,马桶也刷的干干净净。可惜啊。他在慕尼黑找到了一资讯业的工作。年薪60000欧元。是净赚哟!

***

经历了三次的失望,一个朋友给了我些建议。他说:“你真是遇人不淑。我认识个和你很配的。我来当个媒人,一且包我身上了。”

我决定试试看。也许我们可以见面喝个啤酒或吃个炸香肠。或看场无政府主义的变装秀。他的口音还蛮可爱的…

好吧,他矮矮的,黑黑的,不是德国人。他是库尔德人。但那并没我想象的糟。他不躲在衣柜,他也不卖土耳其烤肉。

他有智慧,有政治立场,且以同志的身份为荣。也许他并非我梦想中的德国人。但也许他是更好的。

来自的德国的库尔德人;来自加拿大的中国人。也许我们是镜子里相对的影像:对立而如出一辙。

***

我的德国男友

两年后…

汉堡之冬

时间过了这么久了,我还是很想念柏林。拍这部片子时,我交了许多的朋友。这个城市充满了像我一样,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艺术家。我不用刻意,随时随地即可交到新朋友。

我搬到了汉堡,为了和我真正的男朋友在一起。但在这里要交到一般的朋友困难多了。语言障碍仍是我最大的问题。我能表达我想说的话,但一般的闲聊我还是跟不上。在派对里,我听不懂他们说的笑话。有时候我只微笑,不说一句话。

"很荣幸认识您."

"后会有期."

"您有我的电话和住址吗?"

"你不说你自己的语言真可惜。"

晚上出去玩,全场只有我一个亚洲人。有时我觉得自己很特别,像是远方来的客人。有时我觉得很不自在,像是我侵入了别人的家。

(在这里你永远是个陌生人.)

(你永远是个外国人.)

德国没有中国城。午夜过后没有面条可吃;早上也没有包子。街道上没有类似我的脸孔的孩子们。我怀念那种参与附属感...就像我只是个当地人。

"可是你到底是哪里人?"

我们最后一次谈话已经很久了。我猜我一直回避你,就像我回避这整部片子一样。大家一直问我片子什么时候会完成。它所花的时间比我预料的长多了。

柏林之春

依照剧本,我应该要爱上一个非白人。但这段戏却不是这样演下去的。

你说你从来不确定我们是不是在演戏。我自己也都不清楚。我以为我可以一直演下去,一直装下去。但我不擅长掩饰…也许这样对大家都好。

我看着这些影像,完全不记得当初的感受如何。一切似乎都很遥远了。有多少是真实的?有多少只是幻梦?

我只确定:我想要多花点时间亲近你。我想看看我们会演到哪个地步。但戏已拍完,我的时间也流逝了。我得离开柏林,回到我真正的男朋友身边。

汉堡之夏

他和我结了婚,这样我不必离开德国。但那不是唯一的原因。

我受够了离开我的男友。这一次我要坚持下去。我想看看,如果给它时间,让它成长,它会不会结果。

他够信任我到让我离开。

他也够信任我到让我回来。

我爱的到底是你,还是柏林?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找出这问题的答案。

我真正的男友并不存在剧本上。但有时候,现实比幻梦美好多了。

中文翻译:李明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