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Rice Queen”?是指...只跟亚洲人交往的西方人。我来柏林之后,才知道这个说法。大约四,五年前。

本来,我对这说法感到好玩,也很好笑。但一段时间过后,我也没特别感觉。因为这不算是...至少在柏林,这里的人比较不会去批判其他人。另一方面,当然一个五十岁的 Rice Queen...别人怎么看他,又不同于看三四十岁的Rice Queen。

事实上,我很少把这个词用在我身上。除了拿来开开玩笑,幽默一下。严肃的场合就不会用,因为我不太喜欢这词...因为...因为这有时会被扣上帽子!

大多数不是Rice Queen的朋友,会跟我说:“我才不会跟亚洲人交往!”之后,我也认识很多亚洲人,他们...也不会跟例如说黑人交往...一般来说,我也不会说什么。因为我也没什么好说的。我认为大部分的人,倾向于跟他们相似的人交往。或许这听起来有点自恋。但我不是这样。

我回想一下,当我第一次看到亚洲人...是当我十~十一岁时,在我的音乐学校...我就发觉到,我被他的外表吸引住。对其他同学,我并没有这感觉。即使当时,或之后在中学和大学也有许多外表好看其他男孩。

当然还有其它的理由,我到今天仍然有的。这是一种...我觉得,我不跟白种人交往,因为...我跟他们一起,感觉不自在。我并不知道什么原因。也就是说,我如果跟白种人交往或上床,我会感觉很奇怪。也许是...他们跟我太相像了。

但如果是跟一个亚洲人,因为我天性害羞,但跟亚洲人,我就不会感到害羞。或者说,我比较没有障碍...在亚洲人面前脱衣服,或上床。

另一方面...即使是尽尽去游泳池,在白种人面前赤裸上半身...我也会感到不舒服。但反而在亚洲人面前我不会觉得不舒服。所以,这是一个疑问。

我为什么被他吸引...我觉得,一开始,是因为我们不同。可是,同时...他也和其他人非常不同,也就是说,我不知道,他是否可以拿来作例子。我觉得,其实我喜欢的,是这种想法,而我慢慢的走进我自己的一种...像是“看,我是白种人,他是亚洲人!”之类的陈词滥调。很快的,这些陈词滥调,变成没有意义了。剩下的仅仅是他这个人和我这个人。

时常,当我把他介绍给我其他朋友时,某些朋友会说:“啊,你从来都没跟我说过他是亚洲人!”我通常会回答说,“真的,我自己都忘了。”我其实可以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跟别人说,“我正在跟一个亚洲人交往!”但过些时后,我不再说,我仅仅称呼他的名字。然后,我说,“对,就是这样”,实际上,也就是这样。

这变成非常有意思,当我俩, 不再有这种界线。